主页 > 运动养生 > 太极 > 金秋 我们的老父亲走了

金秋 我们的老父亲走了

发表日期:2018-10-20 | 来源 :幸运飞艇公众号 | 点击数: 次 收听:
 

金秋 我们的老父亲走了

我的父亲今年八十岁了,就在北京这最美的秋天突然离开了我们。老爸老妈相差一岁,二老携手一路走来,同甘共苦把我们姐弟五个养大成人。为了让我们安心工作,60多岁后还操心费力带大了四个孙辈。

我们一家七口,当年全靠爸爸每月六十多块钱的工资生活,那时候不到逢年过节哪里舍得买一回肉啊。为了让我们吃饱、吃好,爸爸总是想办法在工作之余去给别人帮工,为了多挣些钱和粮票回来。妈妈和哥哥姐姐们也都去街道拿一些加工活儿回来,利用晚上做好赚取一点收入以贴补家用。

为了能尽早工作,哥哥姐姐都选择上中专或大专,不但可以领到一些补助养活自己,还能把剩下的交给妈妈贴补家用。有一年过春节,爸爸利用假期去昌平帮工,他从帮工的种禽公司带回来一只火鸡。那么大的一只火鸡是大多数人家不可想象的盛宴,不要说吃,见都没见过。

妈妈收拾着鸡肉,全家人兴奋得不得了。我是家里的老幺,备受父母的呵护和哥哥姐姐们的疼爱。在我7岁那年的春节,妈妈在王府井儿童用品商店,为我买了一件卡其色迪卡布料的双排扣列宁服,那可是比今天那些大牌限量版还要奢侈的事啊。

有一年冬天,爸爸带我骑车去参加工厂的联欢会,虽然带着手套但还是很冷,爸爸就把他的手套套在了我的手套上,我问爸爸:“您怎么办?”爸爸笑笑说:“我不冷!”寒冬腊月怎么可能不冷呢!几十年来父母对我们的关爱与呵护是语言难以表达的。

小时候,妈妈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吃饱穿暖,每次吃饭她都是最后吃。三九天里,爸妈总是先为我们暖好被,三伏天他们总是为我们摇扇驱蚊。如今二老儿孙满堂,看着全家四世同堂欢声笑语,老爸老妈尽享天伦的眼里泛着泪光,心里充满了幸福甜蜜。

近些年来,老爸的身板不再像原来那样挺拔,曾经健谈的他再也不能和我们谈笑风生,因为脑血栓把他击倒在轮椅上。老妈因过于操劳,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爸爸病倒后,她本就花白的头发变得好似冬雪,耳朵也逐渐失去了听力,再不像从前能和儿女们轻声细语……这让我们姐弟不禁感慨唏嘘。

我们姐弟们如今也都五六十岁了,各自成了家生儿育女。为了照顾好爸妈的起居,大姐把二老接到她的家里,一住就是好几年。在医院当营养师的三姐,精心为父母调配科学的营养餐,也亏他们的照顾,生病多年的父母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生活状态和质量。

老爸老妈年老多病,哥哥虽然工作忙,只要不值晚班就回来照顾父母。我愧疚的是因为孩子小,很少在父母身边尽孝。现在孩子长大了非常懂事,总是要求回奶奶家,帮助姑姑照顾爷爷奶奶。看到晚辈这么孝顺,爸妈眼里透着幸福。而今,父亲离我们而去,我们要做的唯有照顾好母亲,才对得起父亲他老人家。

  李连海 口述/ 郝欣晴 整理

幸运飞艇公众号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