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养生人群 > 两性 >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发表日期:2018-10-22 | 来源 :幸运飞艇公众号 | 点击数: 次 收听:
 

《读书》新刊 |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福克与法国均等运动

2018-10-22 17:00 来源:读书杂志 父亲 /女性 /法国

原标题:《读书》新刊 |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福克与法国均等运动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编者按

与以波伏瓦为代表的普遍主义(反本质主义)相对,福克推行的差异主义(本质主义)将女权运动推入新的领域——政治决策机构中实现男女比例均等。无论是平等派还是均等派,尽管还有许多亟待厘清的问题和争议,但它们总归是在互补、互证和互动的关系中,将女性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地位。在当下女性主义高涨的国际社会文化背景下,这篇文章格外具有与现实参照的意义与阅读兴味。

“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文 | 曹冬雪、黄荭

自二〇〇〇年以来,法国政坛涌现出愈来愈多的女性身影。二〇一七年总统大选落下帷幕后不久,新一届政府于五月十七日组建成功,除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之外,共有二十二名政府成员,男女人数各半。六月二十一日组建了马克龙任期内的第二届政府,总理依然由菲利普担任,新政府连总理在内共三十名成员,男女人数严格相等。法国政坛之所以有这样的性别景观,跟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法国女权组织掀起的均等运动(mouvement pour la parité)密切相关。法国在经历了二十世纪前后两波女权运动浪潮之后,于世纪末发出“女性掌权”(Femmes aupouvoir)的新呼声,要求在实际政治生活中打破男性独揽大权的局面,让女性在各级议会中享有跟男性同样多的席位,从而真正提高女性地位。均等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是法国当代精神分析学家、出版人和女权运动领袖安托瓦内特·福克(Antoinette Fouque,1936-2014)。二〇一五年出版的福克《两性——女性学论集》(Il ya deux sexes. Essais deféminologie,首次出版于一九九五年,二〇〇四年进行了第一次修订和增补)一书,能帮助我们理解和梳理该运动的理论资源与历史发展脉络,从而更好地理解女权运动理论和行动的互补、互证和互动关系。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安托瓦内特·福克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普遍主义与差异主义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法国女权运动主流思想是波伏瓦《第二性》所开创的普遍主义/反本质主义。这种学说不赞成强调或讴歌女性特质,认为正是这种对女性特质的强调会让女性沦为男性的附庸并被驱逐出政治生活。如果一味强调两性本质不同,如男性刚健,更有意志力和决断力,而女性阴柔,更情绪化和优柔寡断,那么显然,男性比女性更适合参政议政和行使领导权。反本质主义者认为,跟男性相比,女性并不是本质上的异类,女性的异质性或者说他性完全是由社会建构出来的。波伏瓦那句名言“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造就的”(Onne nait pas femme, on le devient),成为“普遍主义/反本质主义”女权者的思想和行动口号。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波伏瓦(来源:sansimera.gr)

福克及其领导的“精神分析与政治”小组因旗帜鲜明的“本质主义”立场成为七十年代女权运动中的少数派。福克认为所谓的普遍主义根源于西方传统的一神教,追求“一”必然会抹杀多元性,“一”的背后隐藏着专制与对非“一”的压迫。普遍主义看似中性,实则是单性别的,更准确说是雄性的。比如在语言层面,法语中用“男人”(homme)来表示全体“人类”,在语法中,阳性要高于阴性,甚至在很多阴性名词中只要加入一个阳性名词,整组名词就都变成了阳性;在法律和政治层面,虽然法国大革命打着“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号,但法国女性直到一九四四年才获得选举权,男女同工同酬要到一九七〇年才获得法律承认。因此,一七八九年《人权和公民权宣言》里的“人权”表面看来是普遍性的,实则是雄性的。赞成普遍主义的女性,一旦获得只有男人才能拥有的身份地位和权力,很容易会变成象征秩序中的男性。典型的例子是法语中对女部长的称呼,用 Madame le Ministre 来表示。在这个称呼中,le ministre(部长)维持阳性形式,前面加上Madame(女士)来表示性别。这一情形在一九九八年若斯潘内阁的努力下才得到改变,一份当年的通报规定官方文书中对职业、头衔等名词进行阴性化,Madame la Ministre 的说法得到承认。在福克眼中,当今社会宗教式微,可谓天父已死,而天子当道,世界从父权制转变成子权制(filiarcat),男权统治格局并未发生改变。那些成功上位的“女儿子”(变成儿子的女性)和儿子们一道,参与对女性的压迫。因此,未把差异考虑在内的平等带来的只能是同化和极权化。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1789年《人权和公民权宣言》

要打破一元论极权政治,必须首先承认这一基本事实,即:人类是由两性构成的,存在着男女两种不同的性别。两性本质区别在于妊娠这一女性独有体验。从生育出发,福克构建起了她的整个“女性学”理论大厦。

基于精神分析的女性学

曹冬雪、黄荭:“女儿子”抑或“半边天”?

幸运飞艇公众号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